从网瘾机构逃跑了3次的少年

小猴子的经历很传奇。 刚过完14岁生日,他就被父母从新疆送去西安的戒网瘾机构。往后一年里,他策划出逃了3次,最后一次才成功。 他也是事后才知道,自己出逃之后,十几个学生一起叫嚷着跑出铁门,然后,这家戒...

高考成功前,我是个街头混混

1981年7日8日早晨,当我在自贡一中考场,打开高考文科数学试卷时,瞬间惊呆了,上面竟有一道我已复习得滚瓜烂熟的题。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又搓又揉——没错,是这道题,一模一样的——我忍不住在心里...

他们的孩子,是孤独症患者

2015年公布的《中国孤独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》中称,目前我国孤独症呈高发趋势,发病率高达1%。 自闭症儿童在逐年增加,而自闭症的诱因至今还没有明确定论,因此很难做到预防。加上社保医保不够完善,...

边境寨子里的贩毒回忆

1 2009年大一寒假期间,母亲让我跟着姑婆去看看吴二叔。早上5点多,我和姑婆从寨子里出发,历经2个多小时的车程,终于来到了一座山脚下。 这是我头一次近距离接触监狱,看到一堵光滑的墙高耸着,墙头还装了...

强势局长退休后的一地鸡毛

1 我的连襟张哥,是1998年调到县教育局当上副局长的。 张哥早年上山下乡,后来参军退伍,被安排到我们县的重点中学当了一名保卫。当时学校的龙校长看他工作积极上进,就进行了重点培养——很快,张哥入了党,...

抱团的未成年欺凌者们

2018年6月,某一线城市发生了一起校园欺凌事件,视频在网上疯传—— 一个穿着粉红校服的女孩被好几个人不停地推搡、扇耳光,最后被要求跪着道歉。当女孩抽噎着说出“对不起”之后,围着她的其他人大声哄笑起来...

婶婶,我们一定要让你从桥上过河

初次接触世态与法律,因为家乡的一座桥。 我所在的村庄,山峦叠嶂,院落闭塞。风起时,杂乱而凛冽,无处可避。每到入夜,狗吠四起,四下里阴森可怖,唯独河边流水潺潺,和缓安宁。 这条河上有一座桥。老人背着蓑衣...

在快钱中迷失的美容店老板

2020年7月18日一大早,我的手机“滴滴”响个不停,低头一看,微信上已经挤了600多条未读信息。点进去看,是500人的美容行业大群因为一条新闻炸了锅: “听说了吗?那个美容机构被曝光了,因为欺诈宰客...

“叔,我给你照张相吧!”

90后小伙许凯是一名摄影爱好者,他从大学开始给农村老人拍照,至今已拍了数百位老人。 许凯说:“拍摄过程中,有些老人感动到落泪,有些老人只为了能和陌生人聊聊天。” 拍摄老人们最真实 最美好的样...